都是做过类似手术的患者向其出具的

2021-02-03 02:10

在发现孩子私自做了手术后,父亲觉得儿子精神方面出了问题,一度送他到医院接受相关治疗。

经鉴定,小楠的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据悉,现阶段双方均委托了诉讼代理人,检察机关正努力增进犯罪嫌疑人家属与被害人家属的沟通联系,推动双方就赔偿问题进行协商。

今年6月22日,父母带小楠前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局报案。在接到案件后,武侯区检察院迅速依法启动提前介入机制,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9月2日,网名为“cc姐姐”的犯罪嫌疑人田丰瑞因故意伤害罪被武侯区检察院批准逮捕。目前,该案已移送审查起诉。

据承办检察官介绍,田丰瑞虽然取得了医师资格证书,系该整形医院的实习医生,但没有医师执业证书,不具有执业资格。根据卫生部《变性手术技术管理规范》的规定,该整形医院亦不具有进行变性手术的资质;且小楠的身份证上清楚地表明他出生于2000年,未成年人作出的允许他人伤害自己身体的承诺是无效的。田丰瑞明知小楠系未成年人,在未取得小楠父母同意的情况下,为小楠进行手术是违法的。

在承办检察官那里,笔者看到了小楠写在身份证复印件上的“免责声明”:因本人双侧睾丸受伤,现需要接受睾丸切除手术,术后一切后果自负。与此同时,公安机关还在田丰瑞身上搜到了几份相同内容的“免责声明”,都是做过类似手术的患者向其出具的。

小楠非常厌恶自己的男性身份,并长期偷偷服用“乙烯雌”“罗内脂”等药物抑制体内雄性激素的分泌。

今年5月22日,小楠瞒着父母乘火车从外地到成都接受手术。手术进行前,“cc姐姐”反复向小楠核实手术意愿,告诉他手术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一旦实施无法补救,小楠一再表示自己意愿已决。在“cc姐姐”的要求下,小楠出具了免责声明和身份证复印件。手术由“cc姐姐”亲自操刀,现场并未出现第三人。缝合伤口后,“cc姐姐”给小楠买了消炎止痛药,将他送回酒店休息。

根据2009年6月卫生部出台的《变性手术技术管理规范(征求意见稿)》,变性患者需同时满足5个条件:自己对变性的要求至少持续5年以上;以其选择的性别公开地生活和工作至少两年;接受心理、精神治疗不少于1年且无效;年龄必须大于25岁;更重要的是,在进行变性手术时,必须是没有结婚或已经离异的,且术前要提交无犯罪证明。

据此,武侯区检察院向区卫生局发出检察建议,要求在收到检察建议之日起10日内对该整形医院进行处理,并对辖区内整形医院违反卫生部《变性手术技术管理规范》规定的医疗行为进行清理后,通报处理情况。在接到检察建议后,区卫生局对辖区内43家整形医院进行了全面清理整顿,对存在问题的38家下达了《卫生监督意见书》,责令限期整改。同时对存在问题较多、证据确凿的7家单位予以行政处罚。

通过网络,他关注了很多变性群体的消息,用qq加了一些做变性手术的人。一个叫“cc姐姐”的网友联系他,说自己可以做睾丸切除术。小楠咨询了价格,对方报价6000元。小楠觉得有点贵,就找了另外一个声称能做同一手术的网友,谁料对方是个骗子,小楠觉得很受伤,转而联系上这个叫“cc姐姐”的男性网友。

经查,田丰瑞现为成都某医疗美容机构的实习医师,并未取得医师执业证书。

承办检察官说,虽然小楠目前对田丰瑞的行为是感激的,但他的心智和生理都未发育成熟,也预料不到手术会对将来的人生造成多大影响。如果小楠的父母在平日里多关注孩子的身心发展,现在也不会出现这么多问题。

15岁的小楠初中毕业后,和朋友在河北省秦皇岛市开了一家动漫工作室。他非常厌恶自己的男性身份,内心渴望成为一名女性。通过qq,小楠联系上了一个做变性手术的网友,瞒着家人做了手术。小楠的父亲送儿子到医院检查身体时偶然发现他做了睾丸切除术,震惊和愤怒之下追问小楠事情的经过。

卫生部规定,只有三级甲等医院或三级甲等整形外科专科医院才可以开展变性手术。手术的主刀医生,须从事整形外科临床10年以上,有5年以上参与变性手术临床工作的经验,曾独立完成10例以上的生殖器再造术,具有副主任医师及以上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且术前医院需与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检察日报 傅鉴 贺薇)

据小楠父亲说,一家人平日里并不住在一起,母亲和小楠仅通过电话联系,自己也并未发现孩子流露出女性化倾向。今年4月起,小楠就很少和家里联系了。5月下旬,母亲接到小楠用四川号码打来的电话,说自己做了变性手术,当时家里人还以为他在开玩笑。

办案过程中,检察官多次与小楠进行联系。据小楠说,田丰瑞对自己非常照顾,术后拿了消炎药和止痛药给他,还每天通过qq询问身体恢复情况。在得知小楠去外地玩不小心伤口发炎后,田丰瑞驱车一百多公里去看望他,小楠希望能够减轻田丰瑞的刑事责任。